首页 / 科技 / AI画奥特曼被判侵权,代理律师:并未打压行业发展

AI画奥特曼被判侵权,代理律师:并未打压行业发展

这两天,“中国法院作出全球首例生成式AI服务侵犯著作权的生效判决”的消息,在AIGC(生成式人工智能)创业者、法律工作者等圈子中引起热议。判决由广州互联网法院在今年2月做出,判决认定,国内的一家AI公司在提供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过程中侵犯了原告对案涉奥特曼作品所享有的复制权和改编权,并应承担相关民事责任。简单来说,用户在平台上让AI画出了奥特曼的形象,平台被判侵权了。

“这不是一起简单的知识产权侵权案。”原告代理律师、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延来接受潮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案件的难点在于,对于AIGC这样的新技术,法律上应如何看待。”

而这也意味着,当AIGC和各行各业发生着奇妙化学反应的时候,侵权风险也随着纠纷的变多成为了不可忽视的问题。

AI平台被判侵权

奥特曼的知名度不用过多赘述,2013年,奥特曼特摄系列作品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为“衍生系列剧最多的电视节目”,在国内的各大视频网站,它的热播排名均位列前茅。

案件的原告是上海新创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动漫IP代理商,拥有奥特曼系列形象在中国境内(不包括香港、澳门、台湾地区)的著作权独占授权。

被告则是一家涉足AIGC业务的网络公司,在这家公司的网站上,会员用户可以通过充值购买“算力”,再消耗“算力”使用专属的AI绘画功能。

使用过AIGC绘画功能的人都知道,用AI作画的门槛很低,只要输入简单的关键词,比如“画一只正在睡觉的猫”,即可得到相应的图片,AI生成作品主要基于大量的数据训练所得,而大量原创作品的投喂正是AIGC模型得以形成和完善的根源所在。

上海新创华文化公司发现,在被告平台提供的AI绘画功能中,输入诸如“画一个奥特曼”“奥特曼融合灰太狼”等词后,会生成出的奥特曼形象图片、奥特曼身体拼接灰太狼形象等图片,而其中涉及的奥特曼物料侵犯了复制权、改编权以及信息网络传播权。

图片来源:原告代理律师张延来

最终,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的行为构成对案涉奥特曼作品的复制和改编。相对于原告提出的30万元索赔,法院最终定下被告需要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为1万元。此外,判决认定,平台作为人工智能服务提供者应当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包括建立投诉举报机制,提示潜在风险,进行显著标识等。

赔偿的经济损失数字不算大,但案件的意义远超这个数字。

“这个结果从逻辑上不难预见。”张延来说,“我个人一直是坚定的新技术拥护者,但技术再怎么发展,也不能接受放任其掠夺式的开发和使用人类已有的智力成果。”在张延来看来,《著作权法》“合理使用”的范围可以为AI适度放宽,但不能没有底线。“从人类的视角看,试图借助‘自我牺牲’甚至是‘自我戕害’的方式推进技术,缺乏持久而稳定的动力,机器可以替代人,但要以正义且正当的方式实现。”

普通人也会侵权吗?

由这起判决引发的讨论中,大家关注度最高的话题是,用AI画出了知名形象是平台侵权,那作为AIGC使用者的普通人也侵权了吗?

“在个人使用的过程中,如果在已有权利作品的基础上修改和生成,并且对外发布,也可能构成侵权。”张延来说。

另一个极具标志性意义的判决来自于去年11月,北京互联网法院对“AI文生图”著作权侵权纠纷作出裁判。“在这个案例中,用户给出的关键词相对复杂,生成的图像具有唯一性,判决也对用户予以了保护。”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元宇宙文化实验室主任沈阳说。

相比于普通用户,AIGC平台的管控则因为这起判决而被更多人重视了起来。“判决并没有在打压这个新行业的发展。”在张延来看来,侵权与否与新技术并没有必然联系,“鼓励行业发展并不是让允许肆意侵权漠视法律,不论平台使用的是自研大模型还是通用大模型,在做应用层的企业,都应该合规、健康发展。”

“平台可以做的,是在生成可能侵权的图片时,为用户做到风险的告知与提醒。”沈阳总结道,普通用户无需过于担心自己对这项新技术的使用,而从业者则需要从更合规的角度来审视业务的发展。

对未来的“交棒”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和普及,将来还会出现各种新的矛盾与纠纷,未来的法律条款也讲根据人工智能出现的新现象进行修正。”中国“市民卡工程之父”、浙江大学智能教育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张旭光说。

从AIGC诞生开始,关于它的侵权疑虑与纠纷就没有停止过:去年1月,多名艺术家状告“Stable Difussion”从网络上采集近60亿张图像来训练其AI侵犯了“数百万艺术家”的权利;去年12月,《纽约时报》指控OpenAI侵权,要求销毁侵权模型和训练数据……

“从国内外一系列与AIGC相关的法律纠纷,会发现是否侵害知识产权、作品权利到底归谁是两大核心焦点。”张旭光说。

中国对AI安全治理的立法工作也在逐步推进。2023年8月15日,《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实施,明确了服务提供者的活动规范和法律责任;10月,《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安全基本要求(征求意见稿)》发布,为AI发展提供了安全指导。

现在,这起在广州互联网法院做出的判决又一次为行业厘清法律边界。

“从更宏观的视角看,人类跑完了文明历程中的一棒,要向继任者交接了,这是历史的必然,但交接的过程应该也是文明的,而且人类有资格为他们的此前的付出得到尊重和善待。”张延来的展望很有诗意。

潮新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今日新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ewstoday.cc/2K83oBe.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